69岁院士亲历白银越野赛

国内 (41) 5个月前

69岁的参赛选手励建安记得很清楚,5月22日下午2点左右,在黄河石林越野赛赛事组的微信群中,求救声一片,“很惨!”

一名女生一直在发出求救信息:“救救我,我冻得实在受不了了”“周围什么人也看不见”“你们派直升飞机过来”。求救信息让所有人很揪心,后来,女生没了消息,励建安不知道她最后怎么样了。

励建安是美国医学科学院国际院士、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康复医学中心主任。他五年前开始跑步。计划里,黄河石林越野赛是他参加百公里越野跑的入门赛事。5月22日这天,他与众多年轻人一起,站在了黄河石林越野赛的起跑点上。当狂风冷雨来袭,他根据天气和身体情况,早早做出退赛并下撤的判断,成为最早撤回酒店的选手之一。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励建安回忆,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CP2,他听见一名蓝天救援队队员在打电话,在大风中说:“我的经验是比赛必须终止!”对方或许是赛事方的人,显然还在犹豫,蓝天救援队队员很生气,“我已经跟你们讲了,我尽力了,赛事必须停止。”

这是一条被人为忽略的警告,赛事并没有立刻停止。几小时后,172名参赛者中,有21人因失温得不到及时救助,殒命于此。

内蒙古一医院9名新生儿感染3人死亡

据信用中国(福建福州)网站5月25日消息,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卫健局近日作出《转发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心医院发生新生儿感染暴发事件通报的通知

按照励建安的说法,因为CP2到CP3是整个赛事最困难的一段,有900到1000米的爬升。他在CP2休息的时候,就分析风雨之下,路太困难,自己上不去。

对于这次的惨剧,励建安表示,国内的越野赛,许多都是这样的赛事保障。如果遇到极端天气,恐怕都有问题。像这次出事的CP3,只有打卡人员,没有补给。难道赛事方事先没有想过,有选手可能在山顶出事吗?山顶路不好走,但是选手能上去,这就证明人能上去。哪怕你补给的东西不多,救命的东西应该有吧?今后在越野赛中,是不是可以多设医疗保障单元。

总的来说,励建安觉得赛事方的医学知识是不够的。在赛前的技术分析会上,也只有赛道分析,没有任何医务人员讲一讲,比赛可能出现什么意外。未来,这也应该纳入强制范畴。

69岁院士亲历白银越野赛 (https://www.hododo.com/) 国内 第1张

- THE END -

转载请注明出处:快科技